秋天花花

张芮侨·LoFoTo:

喜欢一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就像日出日落,潮涨潮退,是那么自然的事情。喜欢你,所以忍不住牵起你的手,希望可以牵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吃在韩国——无肉不欢之牛篇

于是决定无微不至:

“无肉不欢”的坑继续填。


欲看其他篇请往前翻。


 


烤牛肉算是韩国人最向往的美食之一。


在公司里,哪个部门完成一个大案子,部长手一挥,大家辛苦了,今天晚上吃牛肉!


耶!万岁!!!


整个部门欢呼震天,其他部门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


 


过年过节送礼,大酒店和百货店也会推出牛肉的礼品套装。


价格还不便宜哦,上等韩牛礼盒可能会上百万,折合人民币五千左右。


收到牛肉的人,绝对笑得合不拢嘴。


晚餐时间,肉片烤得兹兹作响,几片生菜叶,葱蒜切好,再加一碟泡菜就是丰盛的一餐。


全家共享,老少皆宜,其乐融融。


客人要是赖着没走,搞不好还能一起吃到。


 


韩国人对韩牛简直有一种迷信般的喜爱。


所谓韩牛,就是韩国土种牛。


韩国市面上的进口牛肉一般来自美国、澳洲,还有阿根廷、巴西等南美国家。


韩牛的价格是外国进口牛肉的两倍多。


 


根据韩国食品厅的规定,所有餐厅的米饭、泡菜和肉类等都要表明产地,发现虚报要罚以重金。


实行这个制度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有很多餐厅曾拿进口牛肉来假冒韩牛卖。


可见,其实口感是差不多的。


况且浸了酱料又烤又配菜哪吃得出来啊!


 


08年时,韩国发生过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游行,为的就是反对进口美国牛肉。


一是因为当时美国牛正流行疯牛病,韩国人都传说美国把疯牛病的牛肉出口到韩国,非常痛恨;


二是因为时任总统李明博(刚上任,亲美)跟美国签署了条件更为宽松的牛肉进口合约。


上百万人走上街头,举着蜡烛,还有人写血书、削发、绝食、切手指头什么的……


美国领馆也被扔鸡蛋,一些牛肉进口商更是被打砸抢。


不仅如此,这种拒绝吃美国牛肉的举动即便在这场风波停歇后还持续了好几年。


就连一般家庭主妇在菜市场,买牛肉的时候一听说是美国来的,转头就走。


学生食堂、医院食堂、员工食堂等被认为是美国牛肉的消费户,甚至也出现过罢吃的现象。


美国牛肉价格一降再降,大洋洲和南美洲的牛肉趁此机会在韩国打开了市场。


美国牛肉出口到全世界,只有韩国的反应如此过激,的确让人不解。 


撇开政治因素,很大一部分人走上街头是因为真的相信美国进口牛肉不好。


这部分人多半也非常笃定,全世界最好的牛肉就是韩牛。


(凭良心讲,韩国人的确是有一些极度自信的特质……)


韩国食品厅等政府机构在保护韩牛的方面功不可没,比如建立了韩牛履历制,控制全国韩牛的数量和品质。


农家想要养韩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各种审批,定期检查,就怕太多人养,这样的话如此高的价位就保不住了。


 


去韩国吃韩牛,一般不会吃到假的。


可以放心吃。


 


韩牛究竟好不好吃呢?


不做比较,但就牛肉而言,还是相当美味的。


鲜嫩多汁,目前还没有让我失望过,次次吃次次满意。


 


韩牛有等级之分,分为1、1+、1++,等级越高,当然越贵。


牛肉都有大理石纹(마블링marbling),一般来说,这种白色纹理越丰富,表明牛肉越嫩,也就越高级。


其实大理石纹就是脂肪啊,脂肪越高的竟然越高级。


在大理石纹中最有名的不是韩牛,而是日本的和牛。


照韩国人的说法是韩牛的大理石纹特别均匀、特别美丽。


姑且让他们这么说吧。


 


真正会吃的人,吃韩牛牛肉时,将切好的肉稍微烤熟,然后只蘸盐吃。


最好是大颗粒的粗盐。


烤得刚好的牛肉,两面颜色稍白,中间还是生牛肉的粉红色,一咬下去,肉汁四溢。


不用多嚼,就能直接下肚。


猪肉烤不熟不能吃,所以要反复翻烤,但牛肉切忌烤得过头,肉汁流失,口感也就老掉了。


 


什么部位怎么烤怎么吃我下篇再说,这里先说说牛肉的吃法。


 


烤肉自然不用多说,不过牛肉不需要包生菜吃也不会有味道,包了生菜反而掩盖掉它的口感和质感。


尤其是吃韩牛,那么贵的牛肉,还用一堆菜包了吞下去岂不是白白花那么多钱。


在专业的韩牛店,不妨来一份全牛餐。


先是一小碟生牛肉,然后是一盘涮肉片一样刨得卷花的肉片,接着按照由肥到瘦依次上桌。


要是不过瘾还可以加一份特殊部位。


慢慢烤,喝点小酒,聊聊天。


 


比较特别的是,不少韩牛店还会开一个小窗口外卖韩牛。


可以买了带走,也可以买了到店里直接吃。


收人头费,大概七千到八千韩元(约三四十人民币),加饭加酒另外算钱。


 


另有一种烤牛肉叫宫廷烤牛肉片(너비아니),音译的话叫“诺比阿尼”。


据说是朝鲜时代的宫廷做法。


将牛肉切成大大的薄片,然后用葱、蒜、酱油、蜂蜜、糖、麻油、胡椒粉等等等等,抹啊浸啊的,直接放在铁架子上烤,考完之后还要撒上松子磨成的粉。


可以作为一道菜直接上桌,不用自己动手烤。


 


除了在铁架上烤牛肉,我在之前的文中也提过,有种做法是锅烤牛肉(Bulgogi)。


不同于直接放在铁架(篦子)上的一片接一片地干烤,而是放在锅里一起烤,属于“湿烤”。


这个还分两种,首尔式和光阳式。


首尔式锅烤牛肉用的是超大的一口铁锅,放在火上,满满一锅汤,里面除了有切成薄片的酱腌牛肉,还有大量条状的鸡腿菇、金针菇、洋葱、葱、胡萝卜与韩式粉条。


盖上锅盖,咕噜咕噜开始翻滚后,赶紧开盖,先吃牛肉,配着洋葱。


也可以点一碗饭,在饭里浇些汤汁。


接着吃菇类,最后吃粉条。


光阳是全罗南道的一个小地方,当地最有名的是炭,据说光阳炭烤出来的肉最好吃。


光阳式锅烤牛肉与首尔式一样,腌过的牛肉切成薄片,加入葱、洋葱、胡萝卜,加入调味料,放进一口大锅里。


光阳式的锅比较浅,有点类似大的平底锅,所有料一起烤熟后吃。


这两种口味都很甜,几乎有点发腻,可下酒可下饭。


用的牛肉都是腌过的,高级些的不是放糖,而是加入水果,吃起来的确不一样。


吃的时候不用动剪子动夹子,也不会吃得烟熏火燎的,适合几个女生一起约出来吃,或是比较严肃的场合(比如婚前男女双方父母见面)也行。


 


我曾经担任一个小众杂志美食版块的评审,前前后后做了有一年的时间。


其间正好赶上锅烤牛肉的主题,跟随主编吃遍首尔地区各家烤肉店。


有的大排场龙,我们也曾在接近零下十度的室外排队三小时,有的深藏在巷子中,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还是在地下,门面没有招牌。


不仅吃了锅烤牛肉,顺带着把一般烤肉也吃了不少,牛肉这个主题跟我经历的其他主题比起来,失望次数是最少的。


非要让我推荐一家的话,我会选择首尔广津区的明月馆,是一家有三十多年历史的老牌韩牛馆。


不仅锅烤牛肉好吃,其他菜也相当出色。


(我是不是应该找他们收点广告费?)


 


除了烤牛肉,韩国人还爱吃生牛肉,韩语中称为“肉脍(육회)”。


这也是我的大爱。


生牛肉切成细短条状,拌上精盐、白糖、味精、米醋、等调味料,再加入一些蒜蓉,还有麻油,最精彩的是还要放入切成同样大小的梨丝。


韩国梨确是极品,又大又甜又脆,水分又多,跟生牛肉搭配在一起,不仅增加了爽脆的口感,更加入微微的甜,相当和谐。


全部混合均匀后,撒一些芝麻,讲究的可以摆几颗松仁,上面再放上一颗生的蛋黄。


没有错,是生的蛋黄。


更锦上添花的是能拿到冷冻柜里速冻一下,这样一来,牛肉稍微带点冰渣,更有口感,梨子的甜丝丝中还带了点冰,吃到嘴里真是幸福死了。


(好吧,也有可能是先把牛肉冰好再来切?我只负责吃,不负责做,不懂。)


 


吃的时候,用筷子把蛋黄戳破,蛋黄液噗地一下涌出来,轻轻地拨动,让蛋液混进牛肉里。


通常牛肉旁边还会有码好的梨丝。


夹上一筷子的生牛肉放进嘴里,柔软中带着点冰冻后的硬朗,梨子在牙齿间刷拉刷拉地响。入口先是一股麻油味,很快被梨子的甜味盖过,吞下去后又有点蒜蓉的味道留在嘴里。


 


最后,再点一份牛骨与剩余牛肉煮成的清汤,撒点葱花,有条件的可以加点细面条,哪怕是泡面也很美味。


吃完冰冰的生牛肉,再来一碗这样的热汤熨帖肠胃,不能再好了。


 


当然啦,也有不少人吃生牛肉配烧酒,另有一番感受吧。




韩国有个地方叫长兴,这里是著名的韩牛产地。


当地人又是怎么吃牛肉的呢?


他们发明了叫做“长兴三合”的食物。


其实是三种食物的搭配——韩牛、牛角蛤、香菇。


草地上的牛肉,海里的蛤蜊,加上森林里的香菇,用生菜叶一裹,送进嘴里,一口吃下天地精华一般,实在痛快。

骑猪闯天下:

Lofter,简单,朴素,看到“总要去旅游”这么个活动,索性试试把以前的旅游的文字和照片搬一些过来。

【一片一事】二手相机店,Rodinal,46mm

旅途中,总有一些人,或事,让人难忘,以色列的一年多里,让我难忘的,不是哭墙,不是沙漠,而是特拉维夫这二手相机店的老人家。

货运公司终于通知我行李可以提货了,Beer Sheva没有卖显影器材的地方,同事Yair老早就告诉我Tel Aviv有一家摄影器材店东西很全,再加上还要换一本新护照,所有这些事可以集中一天到Tel Aviv办完。Yair说的那家店没找到,可是就在Yehuda街的拐角发现了这家及其不起眼二手相机店。店门只容一人进出,只两步便挤到了柜台,背着背囊,便再也不能转身,内里的面积让我吃惊,不足10平米,可是却层层叠叠,从地板到天花板3米的空间却堆满了各色货物,熟知器材,一眼便知都是摄影器材,且很老的那种,写这些字的时候我想起了香港鸭寮街的二手相机摊老板,每日练摊,摆放着各色相机器材,路人观赏居多,生意却不见几宗,不禁让我觉得奇怪他是如何谋生,我却是在他那里买了几块滤镜,而这次在Tel Aviv,也是一样的二手相机店,也在寻找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

从柜台后边直起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家,鼻子下的胡子也是花白,白色衬衫,衬衫口袋露出一截笔帽,显得很有精神。告诉他想要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老人家想了一下,开始挪动,这才发现老人家行动有些迟缓,翻箱倒柜,而我便四周打量,右边的墙上贴了一张老人的照片:左边耳边夹着一朵耀眼的黄色小菊,花衬衫,衬衫口袋里一打钞票码成扇形,右手拿着锥形鸡尾酒杯,杯上一枚小阳伞很是夺目,整个夏威夷风情。看罢,我会心一笑。眼角余光瞟到角落里Rodinal的字样,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停产已久的Agfa的Rodinal显影液和定影液,这时,老人家说了一个词:sorry!并没抱多大希望的我指着角落的Rodinal说:"I want the developer and fixer"。明显觉察到老人家一惊,毕竟这年头用黑白胶卷的人属稀有动物了。原价50谢克的显影液和定影液老人最后只要了我25谢克,虽然没买到滤镜,但是原产Rodinal是可遇不可求的。赶着去使馆,匆匆跟老人家告别,临行要求给他拍张照,欣然答应。

一个月后,使馆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去取护照了。连夜把老人家的照片印出来,这是第一次把被拍摄者的照片送去,很是郑重其事。入得店内,老人看到我很是一惊,当我郑重把照片给他的时候,他拿着相片的手有些许颤抖,那样的心情,我无法揣测,老人口里嘟囔着:good,good,good……thank you,thank you……并不着急去使馆,便站在柜台前跟老人聊开了,73岁,育有一儿一女,均不在身边,靠二手相机店为生,每月租金3300谢克……看着这满店的器材,想着现在数码技术对传统摄影的冲击,不知这店还能维持多久。老人点上一支烟,烟雾中依稀可觉一种孤独,是对生活,还是对人生呢?心生怜悯!最后的离开感觉像是逃离,逃离那种孤独!

离开以色列之前,又去了一趟Tel Aviv,只想跟老人家道个别,合个影。可惜,二手相机店门紧锁,还是没能见到老人家。也算一桩遗憾。

人与人的纽带很难说的清楚,跟老人的联系,只是那Rodinal,只有46毫米的距离。我想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再去看望老人家。

--------

Kodak Trix-400


邹亮昱•photograph:

《台灣1001頁》

0132 中華紅

拍攝地點:台南/孔廟

拍攝時間:2014/1/22

台南孔廟被譽為台灣首學。

只看這一點就足以知道台南孔廟在台灣的地位。

孔廟,常出沒於華人聚集或是華人文化深厚的地方。

中國大陸自不必說,那是孔老師的故土。

祭拜這位儒家先師的孔廟無處不在。

在台灣,除了台南,其餘各縣市也多有孔廟。

除了供奉鄭成功的廟宇,應該就數孔廟數量最多。

除了這兩個地區,我還在日本一些地方見到過這抹親切的中華紅。

觀之我所見過的海內外孔廟,台南孔廟無論從興建規模,還是從與周邊環境的結合上都是首屈一指的。

台南孔廟位於台南米琪琳三星旅遊路線之一的:漫步古城路線之上。

周邊還有莉莉水果店、愛國婦人館等等一些老字號和景點。